主页 > 专家领域 >小说里的英雄行径,在现实里可能就坏了事情 >


小说里的英雄行径,在现实里可能就坏了事情

小说里的英雄行径,在现实里可能就坏了事情

《13.67》是一部充满「港式风味」的警探推理小说。六个短篇故事,时间横跨2013至1967年,以倒敍的舖排带出香港不同时间下的社会景况,甚有社会派推理小说的味道。然而其故事中的仔细布局,严谨的推理,却是满满的本格推理元素。限于篇幅,每个故事的悬疑感不算十分强烈,有部分桥段甚至不难猜到。但即便读者猜到,每每作者仍能带给你惊喜。感觉就像在看魔术表演,即管你已经知道当中的窍门,但你仍能从其细腻的手法感受到欣赏的乐趣。

至于故事背后,作者想表达的,是警察应该要以守护市民为己任,不应只懂遵从守则,墨守成规,乃至沦为别人工具。就此我也想写写自己的看法。从大道理处想,这当然无可厚非。但理论、概念,终有别于现实。我们看电影、读小说,看见主角们英雄们在适当的时候破除守旧的规则、漠视死板的上司,以自己英明的洞见和果敢的行动守护了正义,无比的畅快!可惜现实生活中,又能有多少个英雄?但社会就是要人去执法,偏偏百样米养百样人,每个人的看法思想都不一样,所以才有各种的守则规矩。当然没有守则是完美,它也是要以经验的累积,透过不断的检讨改进得来,为的是让不论资质的执行者,在尽可能涵盖不同的情况下,把成功执法/达成正面效果的机会提到最高。

尤其是香港虽为法治之地,但某程度上其实是一个犯罪天堂。香港法律,出发点倾向宁纵莫枉,为的是保障一般市民不会轻易含寃,所以要起诉要入罪其实都是很困难的事,要下很多功夫,很多无可辩驳的証据。亦因此,要有一套桯序需要遵守,规管着调查、取证的方法。这亦是为了保障市民不会随便被栽赃,但无奈同时亦被罪犯利用脱罪。很多时看电影、剧集,描述主角以非常手段,不按规矩而最终获得証据,我总会想,在现实这叫做毁了证据!没有比明明铁证如山却因取证不按程序而未能成功起诉更教人气愤!这就是香港的法治,又怎能随便指责执法者因循守旧?当今很多人指駡前线执法人员,但当中有多少曾尝试切身处地去想想?

有点离题了,回到 《13.67》。也想谈谈到故事内容的,所以以下有剧透,敬请慎阅。

作者以一个警探贯穿六个故事,而且在最后的故事在人物上连接第一个故事中的当事者,把六个故事套成一个环,加强了这本书的整体性,带给我一点惊喜。不过我觉得,这连接方式,给读者的感觉来得不太强烈。始终所连接的角色,只出现在首个故事中,当读到最后的结局,其实对首个故事的角色之印象已变模糊,要读者发现「原来是他」的时候,却会变成「是不是他」/「作者这样写,应该是他吧」的感觉。作者想带给读者的玩味冲击减弱了。反而我觉得,如果用插叙的手法,在第一个故事先不揭开结局而插入其余的故事,到最后再回到第一个故事的结局,可能带出的冲击更大。因为在首个故事已写到主角的死亡,但其实当时读者还没有对主角建立起一个深刻的感情,整个角色还没有很鲜明的在读者心中塑造出来,让这角色死去只会有「就这样死了」的感觉。反为把他的死安排到最后,让读者透过前面的故事与角色建立感情,然后才安排其离去,更能震撼人心。现在这样的布局,感觉上有点可惜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